87【视界波】叙利亚足球 政治烙印下的国家希望(视频)|【视界波】叙利亚足球 政治烙印下的国家希望(视频)1

【视界波】叙利亚足球 政治烙印下的国家希望 【资讯】国足主场0-1叙利亚 顾超出击失误送礼 撰文 杨昕雨国庆佳节,古都西安,祥云不再。承载举国厚望的中国男足最终没有为祖国母亲的生日献礼。他们被一支来自阿拉伯世界的神秘之师1比0爆冷击败,这样一场失利,几乎足以断送国足进军世界杯的希望。这个夜晚,他们让无数中国球迷梦碎。他们的名字,叫做叙利亚。就在世界杯12强赛中叙之战开始前,并没有太多人了解叙利亚这支球队。赛前新闻发布会,当有记者问高洪波和张琳芃,在研究了对手的比赛录像后,对叙利亚队有什么具体了解,这不过是一个常规性提问,希望主教练和队员能阐释对手的战术特点,以做针对性部署。但是张琳芃的回答却是彻彻底底的“答非所问”。他说:“过去的两场世界杯预选赛让我们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自信,接下来的对手不管是叙利亚还是乌兹别克斯坦,都要争取胜利。”经费不足转四次飞机才能到西安、人员不整赛前72小时才能集合训练、球员大多来自青年队经验不足、战术单一只会防守反击……这或许是国足主场对阵叙利亚比赛之前,大多数中国媒体对于叙利亚队了解。但就是这样一支在外界眼里看起来有些寒酸的球队,用犀利的反击和合理的战术,在对手的“福地”击败国足,拿到宝贵的3分。“悲惨”、“贫穷”、“战争”……这是在提到叙利亚队时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但今夜过后,或许我们才能意识到,这支在战争中为叙利亚人带来希望之光的球队,其背后所承载的含义,远比想象中复杂的多。视界波第14期:叙利亚足球 政治烙印下的国家希望“把足球当成武器来战斗”赢得比赛之后,叙利亚队长侯赛因双手掩面,泪水夹杂着汗水,划过他高耸的鼻梁,悄无声息地落在球场的草坪上。他说,这场胜利属于他们的人民,是足球给予他们希望。时间回溯到半个月之前,在ISIS所控制的一座叙利亚东部城市里,3个青年因为踢足球而被处以鞭刑。讽刺的是,行刑的地方正是足球场,这个原本让人们享受足球所带来的欢愉的地方,如今却成为了恐怖主义的军事基地。在几十名群众的面前,恐怖分子把一个穿着梅西球衣的青年按在地上,鞭子重重落在他背上,整整30次。鞭刑几乎夺去这几名青年的生命,就像恐怖主义正在强暴叙利亚这片土地上的足球梦想。ISIS如今掌控着叙利亚近45%的土地。在这里,看新闻、听音乐、看电视、上网都是被禁止的。几个月前,他们宣布踢足球也被列为“非法”活动之一,因为FIFA制定的规则违背了“安拉的意愿”。所有的体育用品和服饰,也被禁止销售。针对足球制造恐怖袭击,ISIS尝试过许多次。2015年11月13日晚的巴黎恐怖袭击,法兰西球场就被列为目标之一,两个炸弹在球场外被引爆;2016年5月13日,伊拉克萨迈拉地区的一个皇马(数据) 球迷协会遭到袭击,造成16人死亡20人受伤,ISIS还将其作为袭击法国欧洲杯的“预警“;2015年的亚洲杯1 4决赛,由于观看了伊拉克和伊朗的比赛,13个青少年被处以死刑⋯⋯除了恐怖主义,延绵不绝的战火也让这里的人们饱受摧残。自2011年内战开始到现在,已经有超过25万叙利亚人失去了生命,再加上几百万人出国避难,这个仅有18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家,失去了超过一半的人口。赢球后 叙利亚球员亲吻脚下的草皮残酷的生活中,人们更需要英雄梦想。叙利亚队长侯赛因说:“我们希望为饱受战争折磨的叙利亚人民带来希望,无论你信仰哪个宗教、属于哪个派别,足球能让我们团结在一起,成为一家人。”战争所带来的绝望和愤怒,叙利亚队长侯赛因感同身受。虽然战争打响后,他便离开祖国前往黎巴嫩的联赛踢球避难,但是他曾经的队友,年仅19岁的前锋尤瑟夫-苏莱曼,却在炸弹袭击中永远失去了生命。2013年2月20日,两枚迫击炮在大马士革市中心的一个酒店旁爆炸。当时苏莱曼所属的阿尔瓦思巴俱乐部的球员正在酒店收拾装备,准备前往球场参加联赛杯的比赛。爆炸声突然在一楼响起,苏莱曼站在窗边,玻璃碎片穿过脖颈致其当场死亡。那时的他只有19岁,刚刚入选叙利亚青年队,是一个6个月大的婴儿的父亲。“足球就是我们的武器,我们想用足球来战斗,用胜利来反抗恐怖分子和反对派,让叙利亚人民因为足球而燃起爱国心,再次团结起来。”出征12强赛前,叙利亚队长侯赛因喊出了这样的口号。而在战胜中国队后,闯进世界杯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奇迹,已经离叙利亚越来越近了。战火中绽放的足球之花内战爆发之前,叙利亚一直是西亚的一支劲旅。2011年,叙利亚的FIFA世界排名达到101位,其国内的卡拉马赫俱乐部还曾在2006年杀入亚冠联赛决赛。足球一直以来是叙利亚人最喜爱的运动,夏季联赛长达7个月,在叙利亚境内的所有城市展开,上座率最高可达3万到5万人。2011年,叙利亚内战打响,整个国家被切割为三个区域,分别由阿萨德政府、反对派、以及恐怖主义ISIS所统治。三股势力不停交火,国不成国,民不聊生。铁丝网和流弹让足球笼罩上了阴霾。腾讯记者采访叙利亚助教塔里克-贾巴尔内战开始后,球员的命运也随之发生改变。他们的去向大约分成三类:服从阿萨德政府的管控,在国内或是国外的俱乐部继续踢球;反对战争但保持中立,和家人一同离开叙利亚不再卷入任何政治斗争,这其中就包括现效力于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的20岁天才中场默罕默德-达胡德;还有一类球员,他们干脆脱下球靴,放弃足球,成为了与政府军斗争的“反对派”。“我怀念在国内踢球的日子”,被迫远离家乡前往黎巴嫩联赛踢球的叙利亚队长侯赛因说。但他知道,那些岁月已经回不去了。他又说:“我想要回家,想要在自己的家乡踢球。想要在叙利亚人民的加油声中踢比赛,而不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在空旷的球场上感受不到任何支持。”叙利亚队仍旧拥有“主场”,但那已经不是他们愿意为之守护的家园。国内战争不断,国际足联出于安全考虑,要求叙利亚必须将其世界杯预选赛主场移师至其他国家举办。40强赛时,叙利亚曾将主场放在阿曼,但12强赛却被对方拒绝。后来相中了与其邻近的国家黎巴嫩,但由于黎巴嫩的局势也不稳定,最终只好作罢。12强赛开始之前,叙利亚国家队好不容易宣布将把所有5个主场比赛设在澳门,但后来再次与澳门足协协商出现分歧,被迫放弃。叙利亚将与韩国的首个“主场之战”设在了马来西亚,但未来何去何从,没有人知道。足球给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度带来喜悦能留下来继续在叙利亚境内踢球的球员少之又少。本次出征西安的23人大名单中,只有6位球员还在叙利亚国内的俱乐部效力,且大部分为无法上场的替补球员。但叙利亚联赛,却仍在这样的困境下苦苦支撑着。战争摧毁了房屋瓦舍,让灿烂文明的遗迹沦为废墟,但信念与梦想浇灌的花朵,却在战火焚烧的焦土上坚强地盛开。受战乱影响,叙利亚全国上下现在仅有20个俱乐部还在维持着运转,且全部比赛都被集中安排在由阿萨德政府所控制的大马士革、拉塔基亚和哈马三座城市内展开。受国内局势和国家队比赛时间的影响,联赛只能断断续续地进行。为了节约经费,有的俱乐部甚至不得不在25天内打9场比赛,在两个月时间内打完所有比赛。“所有叙利亚人都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难过。但当足球比赛开始的时候,人民便会为之振奋,他们希望看到胜利,希望叙利亚队能为他们带来希望。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足球比赛仍在进行的原因。”在接受腾讯记者采访时,叙利亚的助教塔里克-贾巴尔这样回答道。国家队刻上政治的烙印2015年11月15日,巴黎遭受ISIS恐怖袭击后的第二天,叙利亚队的新闻官、前任主教练易卜拉欣以及队员奥萨马-奥马尔出席了世界杯40强对阵新加坡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穿着训练服或是队服出席,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印有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照片的T恤,右下角还配有叙利亚的国旗。这样的出席方式,令在场的所有媒体记者一时间不知所措。还没等记者开口,叙利亚前任主教练易卜拉欣便说道:“我们为自己的总统阿萨德感到骄傲,因为他正在与全世界的恐怖组织不懈战斗着。他为我们,更是为了你们而战斗,他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男人。”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叙利亚的新闻官甚至主动把手机递给了坐在第一排的记者,要求他为三人合影留念。政治波及叙利亚的方方面面 足球也无法幸免他们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世界:叙利亚国家队是反抗恐怖主义的英雄。这也是他们的领袖阿萨德及其政府希望传达出的信号。而这支球队的身上,已经打上了浓厚的政治烙印。对阵中国男足的12强赛开始之前,不少媒体都在着力描述叙利亚国家队的处境是多么的“凄惨”。他们要转机四次,乘坐廉价航空,赢球奖金只有可怜的50美金⋯⋯但却很少人提及到,他们所入住的是西安最高档的5星级酒店之一。而且奖金也不是传说中的50美金,而是1000美金。这个数目,对于叙利亚人来说绝对称得上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而这些费用,完全由政府而非国内的足球协会提供。那些平日里在本国联赛中艰难度日的球员,一旦跻身国家队的行列,也不会再为生存犯愁。阿萨德政府控制着叙利亚不足一半的土地,他们迫切地希望这支足球队在国际上取得的声誉和成绩,能够换来更多人民对于自己的支持。但这支球队,并非属于所有叙利亚人。本次比赛,没有任何一名叙利亚本国记者前来进行采访报道,甚至当有记者问球队的新闻官,本场比赛是否会在叙利亚国内有电视转播的时候,他回答说:“我们国家的网络可以收到CCTV,球迷可以通过那里看到这场比赛⋯⋯”在这样一个战乱频繁的国家,没有政府支持的国家队无疑会失去生存的土壤,而在强大的现实面前,纯粹的足球理想又显得如此缥缈而无力。走出体育场,队长侯赛因的眼神显得有些空洞。他用力灌了几口矿泉水,突出的喉结上下晃动,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周遭的喧闹与他无关。当踏上球场赢得胜利的激情渐渐淡去,茫然与未知重新涌上心头。一如他背后的球队,一如他背后的国度。结语:10月6日晚的陕西体育场被染成了红色的海洋,在5万中国球迷的呐喊助威声中,叙利亚国家队场上的23名球员显得十分孤独。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凭借顽强的斗志与精神力量战胜了中国队。他们的对手,来自一个和平稳定的国家,那里有职业化的联赛、宏伟的球场、精良的训练场,但也有真金白银蒸腾出的滚滚欲望与诱惑。他们或许并不知道这些,在他们眼里,能够安心踢球,已经足够。

Continue reading →

752016桂林国际马拉松落幕 12000余跑友完成雨战-搜狐体育|2016桂林国际马拉松落幕 12000余跑友完成雨战-搜狐体育7

2016桂林国际马拉松落幕 12000余跑友完成雨战-搜狐体育     本报 台讯 首届桂林银行?2016桂林国际马拉松日前在风光旖旎的漓江边鸣枪开跑。赛事当天,桂林阴间多雨,但绵绵秋雨并不能阻挡运动员全力奔跑的激情步伐。来自15个国家和国内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的12000多名选手用自己的脚步丈量了这座山水甲天下的千古名城。   首届桂林马拉松由中国田径协会、广西自治区体育局、桂林市人民政府主办,桂林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桂林市体育局、桂林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广州中体体育有限公司承办。赛事共分迷你马拉松、半程马拉松、全程马拉松3个项目。   经过激烈的角逐,明定邦以2小时31分34秒夺得首届“桂马”男子组冠军,在女子组方面,龙彩英以3小时29分43秒获得冠军。半程男子冠军为刘照迎,成绩为1小时12分29秒,半程女子组冠军为赖逸霜,成绩为1小时35分59秒。本次桂林马拉松没有特邀高水平国外选手参赛,最终获得各组名次的全部为中国运动员,体现了本次比赛鼓励全民健身、全民参与的意义。   除了山水甲天下、途径漓江的美景赛道,桂林马拉松给予跑友们的体验当然少不了同样负有盛名的桂林米粉尝鲜,在全马和半马的终点处,桂林老字号米粉铺明桂米粉现场设置服务区,让完赛选手们即场大叹当地美味。

Continue reading →